伍芙文学 > 短篇女频 > [综]今年生日在哪过? > 142、六岁生日在家里5

[综]今年生日在哪过? 142、六岁生日在家里5

  玉依发现她家里多了好几个长相非常有特点的人,阿修罗告诉她说那是她叔祖父那边的亲戚,暂时借住在他们家里,等他们的住所建好后就会搬出去。
  几人借住在羽衣家里时,玉依也和他们见过面,那几个年轻人对她都很尊敬,见面就行礼,并且一口一个玉依姬,弄得她有点迷茫,她觉得类比一下,这几个年轻人对她就好像多瑞亚斯的精灵们对露西安,似乎她是什么身份很尊贵的人物。
  玉依拿这个问题去问了阿修罗,阿修罗回给她一个苦恼的表情,并且给她详细地解释了一下大筒木家的家族结构。
  大筒木家自辉夜始,在辉夜被封印后,理论上该是长子羽衣成为大家长,但羽衣当时只想着如何修复大地,而且大筒木家也只有他和羽村两个人,他就自己放弃了继承辉夜遗留下来的财物,全部交给羽村带去了月球。
  然而羽衣放弃了继承权,羽村却并没有这么告诉他创造出来的大筒木族人,所以对于在月亮上的大筒木一族来说,他们人数再多也只是分家,宗家依然是羽衣这一支,这样算下来,玉依确实地位就很高了,分家的年轻人们尊称她玉依姬是正常的。
  突然水涨船高的身份让玉依有点困扰,不过好在她平时不怎么能见到那些人,所以也就是有点困扰而已。但阿修罗就不是了,他如今负责管理忍宗,带着这些年轻人在忍宗定居也是他的工作,整天被恭恭敬敬的阿修罗大人来阿修罗大人去的,他除了头疼也就只有接受了。
  严格的等级制度是人类社会进化的必然,在他们需要忍宗以最快的速度发展起来的现在,稳定的社会结构是必须的,因此再不习惯,阿修罗也必须接受他要作为忍宗的掌权者被自己的族人部下子民尊敬,玉依也是一样。
  比起阿修罗,玉依反而是对这些适应良好,多瑞亚斯的精灵们同样也有这样的等级分化,甚至规矩比忍宗要大得多,她耳濡目染久了自然习以为常。
  身份的转变对玉依来说不是什么麻烦,她很快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专心沉浸到学习中。
  玉依的生活回到了正轨之后,羽村就开始教她如何使用查克拉,她在这点上不像因陀罗和阿修罗,使用查克拉需要依靠印来辅助,而是像他和羽衣一样直接就能使用,再加上她轮回写轮眼的时空间能力,由他来教反而比较合适。
  所有的长辈都认为,小姑娘必须开始学习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来保护自己了,玉依自己也是这样觉得的,多瑞亚斯很安全,可美丽安之环的外面就游荡着无数魔物,她这一次是运气好掉落在了环带内被精灵们接纳,可下一次呢?她未必每次都有这样的好运。
  为了能安全地回家,回到深爱着她的父亲身边,她必须要学会如何保护好自己。
  在艾尔达,精灵们的身体和构造艾尔达的物质是一样的,因此他们和艾尔达同在,也可以和艾尔达之上的一切沟通交流,他们听得懂林木的窃窃私语,听得懂流水的呢喃歌谣,听得懂飞禽走兽的相互交谈。
  玉依没有这样的本领,可她同样能和动植物交流,这是阿修罗遗传给她的天赋,羽村认为,玉依年龄太小学习体术成果不佳,瞳术又是能不用就不用,那么把这一部分学习好,至少她在有树有水的地方安全性会大大提高。
  羽村的教学方向是眼下最合适的,玉依一整年的时间里都跟着他在忍宗周围的山林里乱跑,和草木交流沟通,和飞禽走兽们玩耍,学习一切相关知识,保证即使只有她一个人在森林里也可以好好地活上很多天。
  阿修罗有空的时候也会陪玉依练习,比起羽村全面的教学,他能教的就不多了,而且时间限制也让他无法系统地教玉依学习,他只教了她药草方面的知识,还有一些常见伤病的处理,剩下的就是和她在森林里躲猫猫,看看她对羽村教她的东西掌握到了什么程度。
  在繁忙的工作和教学中,一年的时间仿佛只是一眨眼就过去了。
  这一年的冬季到来的时候,忍宗的模样改变了很多,因陀罗和阿修罗忙了几乎一整年的时间,将忍宗的使用土地面积扩大了将近一倍,耕地和住房都较去年增加了很多,还建了专门的研究设施来研究更多的东西。
  忍宗里的人也变多了,除了希望能在这里定居的普通人,月亮上的大筒木族人有将近一半都搬到了忍宗里居住,这些白发白眼的人将他们对查克拉的研究心得也带了下来,让忍宗在查克拉的日常应用上改善了很多。
  不过负面影响也有,大筒木一族异于常人的外貌让外界的人这里褒贬不一,有人觉得忍宗是仙人们建造的乐土,大筒木一族统统都是善良的神仙,也有人觉得他们是白发白眼的鬼怪,拥有奇怪的力量会给人们带来不幸。
  对于这些言论,但凡姓大筒木的就没有一个在意,他们到底是会带来福祉还是会带来灾厄,只要人们愿意就总能用自己的眼睛看清。
  *
  将秋季的收尾工作全部做完,把冬日里的日常工作分派下去,再定好这个冬季的几个大的查克拉研究课题,因陀罗和阿修罗一年的管理工作基本也就完成了,剩下的就是关注一下日常琐事,以及继续深入对查克拉的研究。
  工作结束之后,因陀罗和阿修罗有好几天的时间没出现在人前,人们倒是也不在意,他们的宗主这一年里几乎没有休息过,整天都在外面奔波忙碌,他们只以为因陀罗和阿修罗给自己放了个假来舒缓一年的疲乏。
  然而真正的原因却是,一入了冬,就距离玉依的生日没有几天了。
  和之前的每年都不同,这一次不只是长辈们一天比一天严肃,就连平日里活泼乖巧的玉依都肉眼可见地消沉起来,喜欢在山林里漫游的小女孩自从树叶落尽之后就没有再出过房门,整天待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写字,或者练习使用查克拉。
  面对这样的玉依谁也没有办法,因陀罗和阿修罗每天都陪在她身边,但即使是阿修罗也没有去试图逗她开心,他们都明白玉依在知道了她身上发生的事情后迟早要过这道坎,而他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陪伴在她身边,让她不至于那么难受。
  对于自己每年生日的时候就要被迫离开家里,玉依确实是非常难受的,生日本该是值得庆祝的日子,任何普通人在这一天都应该是开心的,和自己的家人朋友在一起,接受他们的祝福,和他们一起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
  唯有她,她不知道睁开眼睛自己会在哪里,不知道她会面对什么,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回家,她的父亲们会为她担忧着急很长时间,她所有的亲人都会为了找回她而受累,而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不知道会被它带往何方,这份迷茫和畏惧无人可以为玉依分担。
  生日的前一天晚上,玉依拉着因陀罗和阿修罗不让他们离开自己的房间,小女孩害怕又渴望的模样让两个父亲一阵心痛,虽然留宿在长大的女儿的房间里在这个时代不成体统,他们也还是留下了,一边一个坐在玉依的床边,安抚着女孩的情绪。
  “小玉,睡吧,明天你需要保证充沛的精力。”阿修罗轻声说着,抚摸着玉依柔顺的黑发,想要劝她早些休息。毕竟,谁也不知道明天玉依将要面对什么,保持精力充足是很有必要的。
  玉依沉默着抓住了阿修罗的手,没有做任何动作,只是轻轻地抓着,许久低声说:“爸爸,我不想睡。”
  一句话让阿修罗喉咙哽住说不出话来,他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孩,许久轻轻叹息。没有办法,他除了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一片静默中,因陀罗侧过身坐到了玉依的枕头边,用手臂轻轻将女孩抱住,玉依顺着他的力道往他怀里蹭了蹭,埋进他的衣服里,双手抓住衣摆,微微颤抖的手臂彰显出她的不安。
  “父亲……”
  因陀罗听着怀里传出的闷闷的声音,即使隔着衣服有些失真,他却依然能感觉到女孩的害怕,然而他也只能轻抚着玉依的后背,将被子拉到她肩头,低声说:“别害怕,睡吧,我们会陪着你的。”
  过了好一会儿,因陀罗都以为玉依是不是睡着了,他又听到怀中的女孩呢喃道:“父亲……爸爸……我想和你们一起过生日……”
  一句话让因陀罗和阿修罗都痛苦地闭起了眼睛,女儿如此简单的心愿,可却比登天还要难实现。
  得不到回应的玉依没有再说任何话,她将自己更深地埋进因陀罗怀里,呼吸间都是他身上令她安心的书墨清香。
  明天……她睁开眼睛看到的,会是自己房间的天花板,还是又一片陌生的大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