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芙文学 > 短篇女频 > 皇兄天下第一宠(穿越) > 第127章 第 127 章

皇兄天下第一宠(穿越) 第127章 第 127 章

    第127章
    秦雪衣见燕明卿脸色剧变, 心里不由起了疑, 她拿了一片龙荷香闻了闻,香气清雅馥郁,但是气味有一点奇怪, 她使劲想了想, 才想起来那奇怪的气味是什么, 不禁道:“这香里为何透着酒气?”
    难怪她之前闻了, 觉得有些熏人,头脑晕晕然, 旁边的太医听说了,连忙也取了一片仔细嗅了嗅,大惊失色道:“这香是在酒里泡过的!”
    照程芳之前说的,崇光帝这两个月滴酒未沾,这一病, 都让太医们摸不着头脑,甚至还怀疑起自己的推断来,这下子其中的疑团被解开了。
    果然还是因为酒!
    因得了燕明卿的吩咐,内务府的总管太监很快就来了养心殿, 一进门便察觉到殿内气氛紧张,他倒十分有眼色,二话不说拎着袍子就跪下了,恭恭敬敬地道:“奴才拜见长公主殿下。”
    燕明卿将手中的东西往他面前一掷, 冷冷地道:“你看看, 这是什么?”
    那总管太监唬了一跳, 定睛一看,颤声答道:“是……是香片。”
    燕明卿道:“这香片是经了哪些人的手?”
    总管太监听他这架势,心道不妙,忙道:“按照内务府规矩,这香片应当是自库房里取出,经手的人都有册子记录,还请殿下给奴才一些时间去调查一番。”
    岂料燕明卿情绪不明地扫了他一眼,淡声道:“不必查了。”
    “经手过的人,全部打入大牢,由刑部派人审问。”
    轻飘飘一句话,吓得那总管太监立即趴伏于地,战战兢兢道:“殿、殿下!奴才斗胆一句,这香可是有什么问题?”
    燕明卿低头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道:“有居心叵测之人,拿这香谋害父皇,你说有没有问题?”
    这话一出,那总管太监额上的冷汗都下来了,整个人僵在原地,好半天才想起来叫屈:“殿下,殿下!此事与奴才无关啊!”
    他没喊几句,就被几个宫人拖了下去,除此之外,还有之前往香炉投香片的那个宫婢也被一并带走了,惊惶的疾呼声渐渐远去,很快就消失在门外,秦雪衣眉头轻皱,略带忧心地看向燕明卿。
    燕明卿察觉到了,转过头来看她,眼底的阴沉迅速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安抚之意,他伸手摸了摸秦雪衣的头,这完全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但奇迹般的,烦乱不安的心瞬间镇静下来。
    直到一个时辰后,派去寻程芳的宫人回来了,战战兢兢地禀道,说未寻见人。
    燕明卿的眉头再次紧皱起来,他深吸一口气,道:“一个大活人就这样不见了?”
    那宫人伏跪在地上,小心回道:“奴才们已快要找遍整个皇宫了,一无所获。”
    燕明卿的脸色沉了下来:“最后看见他的人是谁?”
    另一个宫人连忙答道:“是小贵子,他说清早的时候,在路上碰着程公公往御书房去了,后来就再也没人见过他了。”
    ……
    御书房门口有两名宫人日夜值守,见了燕明卿来,连忙恭敬行礼:“殿下。”
    燕明卿眼风扫过他们,随口问道:“你们今日见过程芳吗?”
    一名宫人垂首答道:“回禀殿下,奴才们并未见到程公公。”
    “今日从早上到现在,都是你们在此处值守?”
    两人应道:“是。”
    宫人们伏跪着,手紧紧贴着地砖,恭恭敬敬,燕明卿眸中沉沉,道:“起来吧。”
    两名宫人这才敢爬起来,其中一人似乎颇为紧张,起身的时候还踉跄了一下,秦雪衣低头看去,只见平整光滑的地砖上留下了一个手掌印,竟是被汗水濡湿了。
    她心中惊讶,想说点什么,却被燕明卿拉起手,举步进了御书房,按理来说,若无上谕,御书房是不可随意出入的,但是眼下并没有哪个不长眼的胆敢阻拦燕明卿。
    一进了门,燕明卿便将殿门合上,秦雪衣拉住他的袖子,小声而紧张地道:“卿卿,刚刚那人在撒谎。”
    她声音极轻,还望了望那紧闭的殿门,显然是被外面的人听见,燕明卿按住她的肩,点了点头,意思是他知道,那表情,竟是毫不意外。
    秦雪衣微怔,燕明卿拉着她往殿内走,御书房中没有人,寂静无比,摆设也与往常无异,御案上摆放着未批的奏折,才一日未处理,便已堆成了小山一般。
    燕明卿走到案前,目光自那几摞奏折上逡巡而过,像是在检视着什么,秦雪衣道:“卿卿,你在找什么?”
    燕明卿低声道:“找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燕明卿迅速而小心地翻捡着奏折,答道:“找程芳要找的东西。”
    他才说完,手上的动作忽然一顿,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抬起头来,将那些奏折一一放下,喃喃道:“那他肯定已经拿走了。”
    燕明卿想起今日清晨时分,程芳问他的话:殿下,您今日还会入宫来吗?
    他那时候必然是有话要说的,但是还没来得及告诉燕明卿。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门口的宫人撒谎,就意味着程芳肯定来过御书房,拿走了他要的东西,但是显然,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此刻想必已凶多吉少了。
    秦雪衣见燕明卿神色难看,有些吃惊,迟疑道:“卿卿?”
    燕明卿按了按眉心,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片刻后,低声道:“我没事。”
    他顿了顿,还是选择将原委告诉了秦雪衣,语气沉沉道:“眼下事情恐怕要变得麻烦了,父皇昏迷不醒,程芳不知所踪,她拿走了什么东西……”
    那样东西十分重要,于燕明卿而言。
    秦雪衣早就有所察觉,听完这一番话,仍旧是被震住了,燕明卿见她这般,以为她怕了,便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将她搂入怀中,低声道:“不要害怕,我会护着你的。”
    秦雪衣摇了摇头,回抱住他,道:“卿卿不要怕,我也会保护你的。”
    语气郑重认真,燕明卿神情一松,心里那块沉沉的大石仿佛都轻了些许,他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抚弄着秦雪衣的发丝,面上浮现深思之色,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难解的问题。
    秦雪衣侧头看了看御书房紧闭的殿门,放轻声音问道:“卿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燕明卿道:“为今之计,最好还是让父皇醒来。”
    秦雪衣欲言又止,燕明卿仿佛能知道她的想法似的,道:“你想说,若父皇一直不醒,该怎么办?”
    秦雪衣点点头,心道,崇光帝年纪大了,这要是一摔成了植物人怎么办?古代医术这么落后,别说植物人了,就算一个伤寒都会死人的。
    皇后在一旁虎视眈眈,若把希望全寄托于崇光帝苏醒,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我也不知道,”燕明卿深吸一口气,道:“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秦雪衣忽然想起一事,抬头盯着他,道:“皇上是不是准备在昨天下诏册立太子?”
    闻言,燕明卿一顿,他立即意识到了什么,开始在御案上再次翻找起来,这次秦雪衣也帮着找,直到将整个御书房都翻遍了,都没有找到那样东西。
    圣旨。
    册立太子的圣旨。
    秦雪衣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看向燕明卿,声音都有些飘了:“是……是那道圣旨吗?”
    所以今天程芳才一早就来御书房取,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值得他这样紧张?
    燕明卿表情十分凝重,缓缓道:“恐怕是。”
    秦雪衣的呼吸屏住了,再次看了看殿门口,悄声道:“皇上并没有立燕涿为太子?”
    下一刻,她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一句废话,这是显而易见的,太子绝不会是燕涿,否则皇后为何要费这么大的功夫?
    若圣旨真的落入了皇后的手中,就别想再拿回来了。
    秦雪衣下意识迅速地思索起来,皇后她拿了圣旨之后,又会如何做。
    还没等她想清楚,便听燕明卿低低地道:“玉玺。”
    秦雪衣倏然抬头,燕明卿的手捏紧了,解释道:“她为父皇批奏折多年,笔迹早已模仿得一模一样,假做一份圣旨太简单了,但是圣旨上的玉玺印章却是无法伪造的,想要瞒过那些大臣们,就必须要真的玉玺。”
    “所以,她现在最想要拿到玉玺。”
    这么一来,便能想通了,燕明卿道:“程芳或许还没有死。”
    秦雪衣不安地道:“那要是她拿到了玉玺……”
    她对上燕明卿的眼,心里的那一点疑问立刻得到了肯定,若皇后真的拿到了玉玺,那崇光帝就不必再醒过来了,甚至……还有燕明卿。
    想到这里,秦雪衣的脊背上顿时窜起了一股寒意,她忍不住抓住了燕明卿的手臂,眼中透露出几分焦灼,燕明卿将她搂入怀中抱着,凤目微垂,低声安慰道:“没事,我会有办法的。”
    可现在的问题是,程芳不见人影,崇光帝昏迷不醒,玉玺还不知道究竟在何处。
    ……
    “啊——!!!”
    一声惨嚎自屋子里传来,门口站着一名太监,揣着手,神色认真无比,像是在仔细地听屋内的动静,那惨叫声渐渐弱了下来,他才微微抬了抬下巴,道:“开门。”
    门口如泥塑一般的两名宫人动了,将门推开,那太监举步迈了进去,血腥气扑面而来,他伸手扇了扇,将浑浊的气味扇开些,望着屋角被绑着的人,用尖细的嗓子道:“公公,小的给您请安了。”
    那人没吱声,太监也不生气,反而露出一个笑来,依旧是揣着手,道:“公公,您想起来了没?东西在哪儿?”
    过了一会,那人才动了动,嘴唇蠕动了一下,像是说了一句什么,模模糊糊,那太监心里一动,凑过去,轻声问道:“您说什么?”
    那血葫芦似的人抬起头来,一口带血的痰唾在他的面上,厉声道:“我说你是个犯上的下|贱|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