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芙文学 > 短篇女频 > 皇兄天下第一宠(穿越) > 第10章 第10章

皇兄天下第一宠(穿越)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等听说燕明卿要放她回翠浓宫,秦雪衣还有点小舍不得,当然了,倒不是舍不得燕明卿,而是舍不得绿玉和这些小姐姐们,还有昨天晚上才认识的清明。
    仅仅才几天时间下来,少女们之间的感情便得到了极快的升温,没事的时候聚在一起说话玩笑,宫婢们又温柔又体贴,简单说来,秦雪衣在这里过得很是乐不思蜀。
    她甚至都把翠浓宫给抛在脑后去了,直到这次被提起来,才想到这茬儿。
    翠浓宫里住着她的嫡亲姨母,还有她的表姐三公主,也是秦雪衣长大的地方。
    至于宿寒宫里,撇开燕明卿和桂嬷嬷之外,其实还是很不错的,但她终究是要回去,秦雪衣也不能在这里赖一辈子,但是么,赖一晚上总是可以的。
    她还记着昨天晚上与清明的约定,总不能放了人家的鸽子吧?
    秦雪衣眼睛一转,对来传话的林白鹿道:“想让我走,倒也可以,不过你得告诉我,你们殿下为何突然愿意改口了?前不久,她还掐着我的脖子威胁我呢,如今变得这么快,总要有个由头。”
    闻言,林白鹿犹豫了一下,还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略说了一遍,末了又道:“郡主回去之后,亦可多多留意三公主的动向。”
    秦雪衣恍然大悟,原来事情竟然还与她那个表姐扯上了关系,原本的秦雪衣,不过是被她耍得团团转罢了,最后还阴差阳错丢了性命。
    这人好恶毒,秦雪衣忽而转念一想,不过燕明卿也不是省油的灯,既知道是三公主从中捣鬼,又怎能任由她利用?日后必然要找回场子的,她只需坐山观虎斗便可,岂不美滋滋?
    ……
    林白鹿离了新晴院,又去回禀燕明卿,轻咳一声,道:“殿下,长乐郡主说她还不想走,要在宿寒宫再睡一晚上。”
    燕明卿面露匪夷所思之色,道:“再睡最后一晚上?”
    林白鹿也想不到事态竟会如此发展,之前因为事情未曾查明情况,才扣下长乐郡主不许她离开,如今让她走,她反倒不想走了,这位郡主当真是不按道理出牌。
    林白鹿无奈道:“郡主是这么说的,说等明日一早再回翠浓宫。”
    他见燕明卿面上没什么表情,以为她不同意,便道:“若是殿下觉得不妥,属下这就去回了郡主。”
    燕明卿却摆了摆手,淡声道:“随她去,不必管她。”
    等入了夜时,燕明卿独自回了主殿,林白鹿与段成玉如往常那般,在门口便停下了脚步,恭敬垂首,等着她入门之后再离去。
    殿内点着灯火,昏黄的烛光透过薄薄的窗纸倾泻下来,桌上一如往常地摆着一个食盒,燕明卿随手打开,清苦的药味扑面而来。
    她端起那碗汤药看了一会,苦涩的气味在鼻尖萦绕不散,燕明卿想了想,再次将汤药泼洒进了花圃之中。
    她实在是厌极了这药。
    燕明卿熄了灯火,躺下休息,被子明明是暖过的,她却觉得有些冷,没有饮药,今夜或许又无法入眠了。
    夜深人静时,偌大的宫殿寂静得仿佛一座坟墓,唯有墙角的更漏声声,更衬出冷清之感。
    燕明卿才闭上双目,便听见外面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她愣了一下,紧接着,门被敲响了。
    夜里不会有宫人来这里,敲门的是谁,不用想也知道。
    燕明卿一时间竟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感觉,她昨日夜里只是迫不得已,随口答应了秦雪衣,不想她今日竟真的来了。
    秦雪衣敲了敲门,小声叫道:“清清,清清我来啦。”
    过了半晌,就在她以为对方睡了的时候,门里传来了一个压低的声音:“你怎么又来了?”
    秦雪衣有点委屈:“你昨夜不是说让我过来么?”
    片刻后,里面的人仿佛妥协了,道:“你把灯熄了,进来便是。”
    秦雪衣照做,吹熄了手中的灯烛,高高兴兴地推门进去,内殿里可比外面暖和,只是今夜没有月光,屋子里黑漆漆的,秦雪衣不太熟悉这里的物件布局,好几次险些撞到墙上去。
    她扶着墙往里走,便听见清明提醒道:“靠右边,左边是屏风。”
    秦雪衣果然靠着右边走,清明道:“当心脚下。”
    瞎摸了好一阵,她才顺利摸到了床,还没来得及爬上去,便听清明道:“脚踏上有一条被子,你晚上睡那个。”
    秦雪衣惊讶道:“咱们两个,还要分两床被子睡么?”
    清明简短答道:“暖和。”
    “好吧,”秦雪衣蹲下身,果然摸到了一条叠好的被子,抱起来放到床上铺好,解了外衣爬上 床,摸索着在清明身边躺了下来。
    床上铺的褥子软绵绵的,仿佛躺在云堆里,秦雪衣叹了一口气,道:“还是你这里的床舒服。”
    清明顿了一下:“舒服?床不都是一样么?”
    秦雪衣道:“我前几日与绿玉一起睡,那床很硬,硌得我一早起来就背疼。”
    清明没说话,秦雪衣便觉得自己说的话是不是不妥,好像她特意跑过来睡觉,就是为了惦记着这张床似的,遂又解释道:“当然了,我想与你睡觉,不是因为觉着这床好。”
    紧接着,她终于听见清明哦了一声,反应非常冷漠。
    “真的,”秦雪衣翻个身对着她,认真补救道:“我就是喜欢和你睡觉罢了。”
    清明:“哦。”
    秦雪衣有点急了:“你信我。”
    好半天,清明才慢吞吞地道:“嗯,信你。”
    秦雪衣张口还要说什么,却忽然有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下一刻,清明靠了过来,微热的气息吐在她的耳侧,低声道:“嘘,别说话。”
    秦雪衣立刻闭嘴了,然后她听见了一阵脚步声,是从外面传来的,在殿门口停了下来,她悄声问道:“是谁?”
    少女湿润的嘴唇一张一合,轻轻擦过手心,如触电一般的感觉,让燕明卿猛地一缩手,面前的人还毫无所觉,想要坐起身来往外看。
    殿外传来敲门声,伴随着桂嬷嬷的声音:“殿下。”
    燕明卿心里陡然一紧,要是桂嬷嬷看见了秦雪衣在这里,还不知她会如何作想。
    桂嬷嬷还在敲门:“殿下已歇下了么?”
    秦雪衣起先没反应过来,这会儿也听出了来人的声音,不就是那个桂嬷嬷么?她怎么来了?还敲着门叫长公主?
    秦雪衣小声疑惑道:“怎么是她?”
    燕明卿又捂住了她的嘴,门外的桂嬷嬷还在继续,她这么晚过来,定然是想看她的药喝了没有,昨天的药被她倒进了花圃,今日就被桂嬷嬷知道了,苦口婆心劝了她半天。
    若她不应门,桂嬷嬷说不定还会悄悄进来看。
    想到这里,燕明卿拉起秦雪衣下床,把她往床下塞:“进去。”
    秦雪衣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听话地爬了进去,紧接着,她看见清明也钻了进来,两人一起躺在床底的时候,殿门被推开了。
    桂嬷嬷手里提着灯笼,转过屏风,一眼便看见满床凌乱,被子掀开在一旁,床上没人,先是一惊,下意识想着燕明卿是不是半夜又跑去抱雪阁了,没再细看,急急就离开了。
    殿内再次恢复了安静,只有墙角的更漏声滴答作响,秦雪衣轻声问道:“怎么回事?桂嬷嬷怎么会来这里?”
    过了一会,她才听见清明答道:“这是殿下的住处,她偶尔会过来看看。”
    秦雪衣蒙了一下,才道:“这是长公主住的屋子?那你……”
    清明爬出了床底,然后伸手来拉她,不动声色地答道:“我是伺候她的,夜里要睡在脚踏上守夜,不过,长公主有时候不会在这里歇息。”
    秦雪衣恍然大悟:“所以她不在的时候,你就睡床上?”
    清明默然片刻,轻轻嗯了一声,这也倒也解释得通了。
    两人再次躺回床上,秦雪衣侧着耳朵听,生怕那桂嬷嬷杀个回马枪,还建议清明道:“不如去我的院子睡吧?万一她又回来了呢?”
    清明老神在在:“她不会回来的,放心便是。”
    见她说得这么笃定,秦雪衣又放下心来,她翻了一个身,道:“明日我就不过来了。”
    清明:“哦。”
    “你不问为什么吗?”
    清明从善如流:“为什么?”
    秦雪衣把手臂枕在脑后,道:“因为我要回翠浓宫啦。”
    清明顿了顿,片刻后道:“你……”
    秦雪衣侧过头看她:“什么?”
    清明道:“你记得要小心燕——三公主。”
    秦雪衣疑惑道:“为什么?”
    清明含糊道:“你听话便是。”
    秦雪衣乖乖道:“好哦,知道了。”
    她说完,又道:“你空闲的时候,可以来翠浓宫找我,有机会的话,我也会来宿寒宫找你的。”
    说到这里,秦雪衣突然翻了一个身坐起来,凑到清明面前,清明不防她如此动作,惊得往后退了一下:“你又做什么?”
    秦雪衣道:“我想看看你长什么模样,日后若是见到你,也好认出来啊。”
    清明沉默片刻,道:“为何非要知道我的样子?”
    秦雪衣理所当然道:“我们不是朋友么?”
    清明的语气里带着奇异:“你要与一个卑贱的宫女做朋友?”
    秦雪衣却道:“朋友就是朋友,哪里有卑贱高贵之分?卑贱的人就不配拥有朋友了么?更何况在我看来,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
    清明疑惑:“一样?”
    秦雪衣一本正经地道:“无论活着的时候多么尊贵,死后不都是一抔黄土一具骷髅么?难不成尊贵的人死后就连骷髅都是发着光的?”
    听了这话,清明忽而笑了:“这话倒是有些意思。”
    “是吧?”秦雪衣见她认同自己的话,便道:“所以我们就是朋友了,放在我们那里来说,就是睡出来的友情。”
    “你们那里?”
    秦雪衣忽觉说漏了嘴,立刻岔开话题:“你还没叫我看你的模样呢。”
    清明想也不想便拒绝道:“不行。”
    秦雪衣有些委屈:“为什么?”
    清明顿了顿,道:“因为我长得很丑,你不是喜欢好看的人么?”
    秦雪衣立即道:“我不嫌弃啊。”
    清明的语气里带了几分恶意道:“我和长公主一样丑。”
    秦雪衣:……
    不等秦雪衣说话,清明便继续道:“其实我觉得长公主也很丑,所以,你不要在我面前夸她生得好看了。”
    说完,她就用力一拉被子,命令道:“睡觉。”
    秦雪衣心情复杂,安静了好半晌,才安慰道:“我尊重不同的审美,你说她丑,那就丑吧。”
    燕明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