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戒

婚戒

作者:两百斤道长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5-22 09:46:42 人气:2895

婚戒简介:【混血贤惠人妻受x绅士冷傲总裁攻   (HE,伏笔多 (虐渣攻,我是认真的!   傅观宁没想到,自己居然能跟自己暗恋了十一年的学长互带婚戒。   他以为自己是被幸福砸中了,没想到结婚当晚,丈夫以为他另有所爱,坦言今后各自追逐各自的白月光,只做表面夫妻。   为了不被对方彻底推开,傅观宁只好隐藏自己的感情,小心翼翼逐步靠近。   事情终于有了转机,然而一通电话,又叫他梦醒……   “观宁,你这是……”   丈夫看着他撸走两人的戒指,一并丢进垃圾桶,瞠目结舌。   他笑笑:“这戒指你摘摘戴戴太麻烦,这一次摘下,就不要再戴了吧。”   Tips:   1.追妻火葬场√先婚后爱√暗恋成真√   2.攻受都有性格缺陷。   3.如觉有异,定是伏笔   *温馨提示~作者是埋伏笔狂魔,跳着看文会失去很多乐趣
婚戒最新章节:第97章 大结局+番外

《婚戒》章节试读

  夜幕降临,A市最豪华的婚庆会所中,宴厅却是亮如白昼。

  宴厅内,身着白色礼服的傅观宁站在台中央,和丈夫一起接受司仪的提问。

  “可以告诉大家,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傅观宁腼腆地笑了一下:“我们读的是同一所中学……”

  “这么说,两位是青梅竹马的校园恋爱吗?”

  “没有,那时候先生是高三生,非常有名气。但我是插班读的初三,跟他交集不多的。”傅观宁转头看向自己高大英俊的丈夫温凛,杏仁色的眼睛被灯光照得特别亮,一如他十五岁时看到学长的模样。

  “过了十一年重聚成为夫夫,真是奇妙的缘分啊。”司仪接着问道,“听你的口气,是你先喜欢上他的吧?”

  傅观宁点点头:“嗯,我先的。”

  “哦~”司仪饶有兴味地追问,“那初吻也是你主动吗?”

  “……”面对台下众人的目光,傅观宁有些心虚,挽着温凛手臂的手紧了紧。

  他跟丈夫还没接过吻啊。

  唯一的亲吻,还是之前在证婚仪式堂中,温凛握住他的手,嘴唇轻轻触了一下他手上的戒指。

  “初吻是我主动的。”温凛笑着看了他一眼,一派温和道,“我的妻子个性有些害羞,必须是我主动。”

  “那么,我们掌声有请英俊的新郎,给大家讲述下他们的初吻故事!”

  温凛握着话筒,等到掌声潮落,落落大方地坦白道:“其实,这个初吻我是偷亲的,我妻子并不知情。”

  傅观宁:“诶?”

  温凛侧过身,含情脉脉地与他对视:“大家也知道,我们感情真正发展还是在相亲之后,也就是几个月之前。有一次约会的时候,我送他回家,他在车里睡着了,手里紧紧抱着我送他的礼物,脸红通通的,样子特别可爱,忍不住凑过去吻了一下。”

  说到此处,温凛伸手拂了一下他的额发,“不知道当时如果你醒了会怎么样。”

  要不是很确定两人那唯一一次约会中,自己兴奋得根本舍不得合上眼,傅观宁估计真就信了这套说辞。

  然而明知是假的,他还是很没出息地心跳加速,脸上发烧,甚至还想捂脸偷笑。

  没办法。一眼望过去,他看到的是温凛一派温润的神情,洁净的下巴,轮廓迷人的喉结,比例优秀的宽肩窄腰被包裹在剪裁合身的青黑色西服之下,扣得十分妥帖的衬衫袖子贴在皮肤上,露出一道白边……

  比十一年前的模样更叫他心动。

  他甚至都后悔自己那天没有在车上装睡,万一装一下丈夫真的亲上来了呢?

  司仪见状,趁机道:“果然和新郎说的一样,已经开始不好意思了呢,不过新郎提问了,您是不是要表态一下呢?”

  他张开嘴,听到自己的声音因为激动而轻微发颤:“要是醒了的话……就会更早一点结婚吧。”

  司仪抓着他们又问了几个问题,傅观宁慢慢跟上了温凛的节奏,还算对答如流。之后侍者端来酒杯,他们下台挨桌向宾客敬酒。

  人多的场合傅观宁不常去,为免出纰漏,他提前背了一堆敬酒词,通过照片和资料记牢了每一位来宾的身份。然而在敬了七八桌人后,他的存货就用得差不多了,而他本人早已不胜酒力,思绪开始发飘。

  察觉到了他放缓的步伐,温凛不着痕迹地托了他一把,轻声道:“你还好吗?”

  宴厅的水晶吊灯过分明亮,让傅观宁感到了目眩,他微微眯了下眼睛,强打精神露出一个微笑:“我能撑住。”

  “话由我来说,酒你象征性喝一点就好。”温凛低声嘱咐,同时抽出手来挽住他的腰。

  “嗯。”傅观宁心头一甜,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时过境迁,温凛依旧像他们初遇时那样,温柔而可靠,即便只为这一缕温柔,他今天也要撑到最后。

  傅观宁想着,暗自掐了自己一把,随即迎来了又一波车轮战。

  “谢谢各位百忙中抽空前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傅观宁忍着眼角的酸痛,笑意宴宴地听着丈夫和宾客们对话。又敬过四五桌后,他的胳膊已经被掐得麻木,注意力也难以集中,最后几桌全靠温凛多喝来换他抿一小口。

  灯光让他倍感眩晕,他却在这晕晕乎乎的状态中感到了满足。今日的场景他幻想过很多遍,如今耳畔的一声声祝福和丈夫有力的臂膀告诉他,一切都成了现实。

  热热闹闹送走宾客,他薄泪朦胧地从宴厅退出来上了车。

  车内的灯暗着,从最亮处到最暗处,傅观宁眼前只有一抹全然的黑。他听见司机替他关上车门后,便闷不作响回到驾驶位上,而后排另一边的车满打开,温凛坐了上来。

  “以后不能喝要早点说,不要硬撑。”温凛的声音离他有些远,吐息里的酒精味道却顷刻弥散到了他的鼻端。

  “好,我会注意的。”傅观宁摸索着真皮座椅,慢慢挪向丈夫,可是没有摸到对方的手,“我这里还有些解酒糖,你吃吧。”

  “不用了,我休息一会儿。”

  温凛拒绝的声音淡淡的,透着难以忽略的疲惫,傅观宁听得心里一顿,把手收了回来。

  车上了高速,傅观宁的眼前终于有了漆黑之外的颜色。

  橙黄的灯光照亮了身侧人的脸,眉间的刻印和睫毛的阴影都显得很浓重。傅观宁看了一会儿,把口袋里的三颗解酒糖重新拿出来,小心翼翼、尽量不发出声音地撕开糖纸,把它们一起放进口中,胡乱地咀嚼了一番,吞咽下去。

  温凛睡了,他就必须清醒,他得照顾为自己挡酒的丈夫。

  二十多分钟后,车停在滨江大道边的一栋欧式别墅门口。

  傅观宁回过头,发现温凛恰好醒来,两人便一前一后地下车。

  门厅处的亮着暖色的灯,他们还未拾级而上,管家便开门出来迎接。走到门口时,傅观宁抚摸了一把挂在门上的花环,花香和露水沾了一手,他心中隐隐一动:这里以后就是他的家了。

  他们新房在二楼,中央是很大的一张床,也不知是遵循了谁的吩咐,米白的被面上被撒了几十瓣红玫瑰,跟素色的装修风格不是太搭,但也为房间增添了一抹鲜艳与温暖。

  傅观宁站在床尾,看完床,满怀着喜悦和羞涩地转头去看温凛。

  可他看到的,是一个脸上褪干净笑意的丈夫,一个眸光带着疏离的“陌生人”。

  不知怎的,傅观宁心尖飘起一丝慌乱:“温……”

  他嘴唇动了动,又没了下文,似乎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方才好。

  “直呼名字便可。”温凛将婚戒取下握到手心里,然而丝毫没有脱衣服去洗澡的意思,“开诚布公谈谈吧。我调查过你,知道你有喜欢的人。”

  傅观宁被这突如其来的质问式发言弄得一头雾水,杏仁色的眼睛眨了眨,方才知道温凛是误会了,赶紧澄清:“是,但我喜欢的……”

  没想到温凛硬生生打断了他。

  “我也有喜欢的人。所以,结婚之后我们各自追寻各自想要的感情生活就好。分寸方面,我想你也有数,外人家人跟前,有什么需要,我们提前联系,互相配合,等到以后时机成熟,离婚也未尝不可。”

  傅观宁几乎怀疑自己是幻听了。

  时间静止,头脑空白,他定在原地,两只眼睛盯着温凛,看他低下头,将戒指放进口袋。

  无视他的震惊,温凛自顾自将对话收了尾:“你应该累了,休息吧,我从今往后就睡隔壁套间书房,这里你随意使用,晚安。”

  他匆匆离开新房,眨眼便消失在了傅观宁的视界里。

  仿若从未来过。

伍芙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婚戒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婚戒》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婚戒》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婚戒》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